再过两周是卫塞节。12年前的卫塞节前夕,因在仁慈医院失信等罪被判坐牢10个月的明义法师,获高庭减刑至六个月。曾被冠以“明星和尚”的他,过后一直保持低调。

时隔多年,几经争取,明义接受《联合早报》独家专访。

他敞开心扉,述说心路历程,也回忆恩师,并谈起佛教在现代社会如何保持活力、 佛法的 “世间化”,以及禅寺的科技化。

从未到过芽笼东的福海禅寺。

下了巴士,向一名阿姨问路,沿着地铁轨道一直往前,走着走着,就到了。

俗名吴嘉兴的仁慈医院前院监明义法师(60岁),就站在办公室外。

从2008年7月明义和前助理杨志恒被控,到2010年5月上诉,明义减刑,笔者跟了这案子近两年。

“当然记得你。”他笑着说。

一开始,明义约法三章,不谈案件。

访谈严守规定,可以想像,欲言又止的笔者有多郁闷。

快结束时,他心软了:“我知道如果不提案件,你也很难写,对吗?”畅快地讲了11分钟,他道出胸口之痛,也解决了笔者的难题。

“仁慈宝宝”依旧呵护

这些年,一直有记者打电话到禅寺,要求访问住持明义法师,但都被拒绝了。

“从前要为仁慈筹款,没有办法才受访,才去做那些电视节目。”

2003年以前,仁慈医院默默无闻。里头住满各族、各宗教、各年龄层的贫困慢性病病患,每人每天只需付八元,含吃住与医疗费用,其他的都靠捐款维持。

“当时很缺钱,很惨。在路上拿铁罐募捐,没多少人知道这家医院。没钱,病人得不到好照顾,也留不住好员工,肯定要垮。”

说到这,他不忘感激新加坡报业控股原发行部执行副总裁萧作鸣牵线,让他认识前报业传讯营运总裁文树森。

2004 年“仁心慈爱照万千”慈善筹款节目,明义法师挑战体能极限的“冰封22分钟”表演。(档案照片)

2003年,仁慈医院的筹款活动“仁心慈爱照万千”在报业传讯旗下的优频道开跑,收视率极高,文树森也感激萧作鸣撮合两方。

明义在“仁心”节目中,亲身表演“高楼滑降”“冰封22分钟”,连续五年以挑战体能极限的惊险表演筹款,获得的捐款电话通数往往比艺人还多。仁慈出名了,他也被冠以“明星和尚”的称号。

回首过往,明义重申庭上的供证,即从没主动要求为筹款节目做惊险表演。当时制作组闲聊时说要找人从墙壁走下,明义开玩笑“那我去啊”,对方就当真定下。

仁慈被卫生部调查时,筹款节目暂停,明义也卸下仁慈职务至今,但依旧通过福海禅寺,支持他当年供证时唤作baby(宝宝)的仁慈。

除了派义工,福海禅寺每年也捐6万元给仁慈。疫情前仁慈办义卖会,明义也积极参与,售卖自己烹煮的罗汉斋、南瓜汤和其他汤类食品。

“我从小喜欢下厨,算是业余厨师吧!我蛮喜欢做闽南人的薄饼,有时邀请同参道友到福海禅寺聚餐。”

另外,福海每年都会捐两成收入给慈善机构,善举不仅限仁慈医院。2018年,它就捐出100万元给全国肾脏基金会,在乌美设立洗肾中心。

捐肾救人却被指为了出名

1980年代,明义签下遗体捐赠表格,表明“用得着的器官尽管拿去”。

一次,他得知等换肾的人太多,许多病患等不及走了,就决定捐肾。

2015年4月捐肾之前,他跑了一年多的医院,包括检查身体、接受道德委员会的面试。

捐肾之事,他一直保密。

他说得坦白:“我又不是要筹款,干嘛要接受访问?”

捐肾一事后来被记者“挖到”,跑到医院追问,他只好开记者会。

一如所料,有人说他要再出名,有人说他是想“赎罪”;也有人力挺,说捐肾并非小事,谁会为了出名捐肾?

之后的七年,他没再受访。“这次算是勉为其难吧!我们不能为过往的事耿耿于怀,钻牛角尖。”

感谢李嘉诚出资相助

人生低谷时,明义告诉自己,只有两条路:一是走出阴霾,一是垂头丧气躲起来。“选择后者,活着还有意义吗?所以,我选择追寻阳光,寻找雨后的彩虹。”

除了信众、亲友、禅寺员工的鼓励,明义也靠宗教的力量,为自己加油打气。“一方面为了责任,另一方面是要以身作则,因为我常劝人学习放下,向前看。”

不过一些公众仍没“放下”,会对他指指点点。“随遇而安吧。有人要看不起你、要踩你,随他吧!难道我因此不活了吗?“有时我安慰自己,人生最糟的已经历了,不会有更糟的,往前走吧!”

当然,也有人理解他,会上前打招呼,要他的签名和合照。

香港富豪李嘉诚曾捐500万元,助福海禅寺重建,并为明义承担所有律师费。“我很感谢他的帮忙,永远记住他对我有恩。”

明义在2008年因帮前助理而失信仁慈医院5万元等罪名,被初庭(国家法院前身)判处10个月监禁。

经上诉后,高庭法官基于他对社会和仁慈医院的贡献,把刑期减为六个月。他在2010年9月27日刑满获释。

乐助任何“丝带”计划

明义感叹,新加坡常把“yellow ribbon”(黄丝带计划)挂在嘴边,但现实中做得还不够。

“人都会有过。你可能感受不到,当事人时不时被人揭疮疤,在报章上看到自己的旧闻,心情会如何?”

黄丝带计划帮助前囚犯重新融入社会。明义是否愿意参与?

“如果需要,不管是什么ribbon,我都愿意帮。”

难忘四恩师

“老人家特地为你擀的面,哪里会不好吃?”

明义回忆数名已故恩师时,感激这一生有一个接一个的师父栽培。上述是他谈到香港的觉光长老,一次擀面给他吃的情况。

“从他们的点点滴滴,我得到启发和安慰。在我不开心时,他们给我鼓励、力量和爱。

常凯法师(新加坡佛教总会前主席,1990年圆寂)

“明义”是常凯法师(左)取的,福海禅寺也是他圆寂之前交给明义法师的。右为明义法师。(受访者提供)

“明义”是常凯长老取的。

“福海禅寺也是他老人家圆寂之前交给我的,他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,做事的方向,尤其我刚出家时,对佛教的工作不熟悉。

“那几年,我几乎每天都跟他见面,如果有一两天没有见面,他老人家就会问起我。

“我跟他很亲近,虽然我称呼他‘师太’,但他降贵纡尊,会找我一起做事。我永远都会铭记老人家的教诲。”

伯圆法师(受访者提供)

马来西亚伯圆法师(马来西亚佛教总会副主席、被称为马国“诗书画三绝”,2009年圆寂)

“伯圆长老是我的法恩师,可惜书、画没跟他好好学,只学了点皮毛。

“我很欣赏他老人家的禅坐,他会跟我分享禅宗里的一些道理。以前,他在丛林生活过,那种苦修,他也会常常讲给我听。”

香港觉光法师(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,2014年圆寂)

“觉光长老也是我的法恩师。陪他去过加拿大、美国等地弘法。我在他身上深刻学到做人的道理。我从来不曾看过老人家真正发脾气。遇到困境,他会心平气和找出解决方案。

明义法师(左)与觉光长老。(受访者提供)

“老人家很疼我。有一次我外出办事,他告诉我晚上会擀面让我回去吃。晚上回去时,他却有点不开心,因为他觉得当晚擀的面条不够好吃。

“老人家一心为你擀的面,哪里会不好吃?这些点滴,会永远铭记我心。”

台湾净心法师(世界佛教华僧会会长,2020年圆寂)

净心法师(受访者提供)

“净心长老一直想我去协助他。他在台湾办僧伽大学,因为跟泰国人合作,我能帮得上。传戒方面老人家教导我很多。

“我从他身上学到自律。他90几岁时依然手不释卷,坐飞机他只休息一会儿,之后专注改文章。

“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老人家一直如此。这些都是我学习的榜样。”

善用科技弘扬佛法

年轻人未必都能接受礼佛和诵经,佛教必须年轻化,禅寺和宗教团体也须接受科技。

每天早上用iPad读《联合早报》和《海峡时报》的明义说:“我们也需要改变,善用科技。这两三年,很流行以Zoom来弘扬佛法。

“我们要用年轻人感兴趣的方式,比如唱歌,或开办青少班,让年轻人一起看电影,我们的导师融入其中发挥影响。”

不过他也认为须要照顾跟不上改变的人。他举例说,冠病疫情期间,拜佛、祭祖,一些老人家不懂上网预约,还是要用电话,“这些我们需要取得平衡”。

他强调,每个领域都在不断改变,但传统还是要保留,比如诵经、 *** 和讲经。

两三年前,福海禅寺设立科技咨询小组,组员都是年轻人,他有时会参与。

福海禅寺属下有两家托儿所、三家老人中心。科技小组探讨利用电脑和机器人,指导老人家做运动等。

另外,他也提出引进科技协助找骨灰灵位、神主牌的可行性,参拜者就不必找员工帮忙。

“假设扫描一下智能卡,就知道骨灰的位置,甚至显示往生者的某些资料,那就很方便。”

科技发展迅速,现代僧侣也使用面簿和手机。他说,疫情期间,宗教辅导、拜佛、礼佛都无法面对面进行,转而借助手机、面簿的便利。

不过他较不能接受的是,边念佛、拜佛,边看手机。“我不爱玩手机游戏。但不排除大家有时累了,玩一下游戏。只要不耽误正事。”

佛法可助解决生活问题

深奥难懂的佛法犹如“世间法”,可放诸生活,解决日常问题。

明义法师说,佛法本该世间化,若帮不了信众,那他们为何还花时间学佛、诵经、 *** 、听佛法?

佛经常讲“少欲知足”,不能贪、嗔、痴等,但知易行难。他举例,人们以为2003年的沙斯已很严重,冠病来袭时却没做好心理准备。

“近期中国东航空难,132人就这样离去。了解到人间无常,对突如其来的事就能从容以待,就能够学习放下,少欲知足,走得更远。”

如今重心放在打理福海禅寺

明义过去担任数个佛教团体或慈善机构的执委,如今已甚少参与,生活重心放在福海禅寺。

每天清晨五点多起身后,他开始诵经。白天在办公室忙寺院的事务,有时通过电话或面谈,辅导一些信徒。

明义说,一有空就看书或 *** ,有时需要备课。周末到禅寺的信众多,他一般比较忙,晚上通常11点左右睡觉。

问明义,现在和过去,对物质生活的看法是否有改变?

他说:“如果你是追求人生目标, 一个实现自身价值的过程,而在这个过 程中(因为成功)产生了相应的附带利益,是可以把它看作是自身价值的体现 ……这绝对是积极的。但如果是刻意通过物质来寻求他人认同的行为,比如买奢侈品或刻意追求社会地位,是不可取的,这更像是对自身的认知不清晰,无法独立思考而随波逐流。”

少了一个肾,明义立志照顾好自己。“我常散步,有时骑脚车,或到东海岸海边走走。不想捐了肾,成为别人的负担,需要人家来照顾我。现在只有一个肾,必须好好保护。”

2020年3月,净心长老在台湾圆寂,明义当时到台湾居留一段时间。

疫情期间,他跟台湾和泰国的信众线上讲课,也利用福海禅寺的面簿传授佛法。目前一些海外寺庙已跟他预约,待疫情好转,就请他到当地传戒和实体教授佛法。

用六年说服父母让他出家

明义是家中独子,有三个姐姐。这名莱佛士书院毕业生,当年花了六年时间,才说服父母让他出家。

他当时22岁。母亲允予他出家时说:“如果这是你要的,就得坚持,不能还俗。”明义的母亲在2015年过世,父亲去年过世。

他不愿谈家人,云淡风轻地说,当年出事时,家人都支持他。“天下父母心,都一样。”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狮城新闻

电报群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www.allbetgame.us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12年前因失信入狱 新加坡“明星和尚”明义放下前尘寻阳光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哈希游戏 -(www.hx108.vip)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